中國西藏網 > 原創

【鄉愁藏韻】我在西藏過的那些節(下)

陳丹 發布時間:2020-01-02 09:29:00來源: 中國西藏網

  每年藏歷的六月底,在寺院靜休了一兩個月的僧人們解禁出寺,百姓為了犒勞僧人,備上自釀的酸奶敬奉,并舉行郊游野宴,為他們帶去藏戲表演……雪頓節由此形成。每年藏歷7月1日,雪頓節的開始也拉開了下半年節日的序幕。

  雪頓節

  藏歷7月 1日,按照傳統,僧侶苦行修煉之后出關,家人朋友們攜酸奶相迎并伴歌舞,“雪頓”意為“酸奶宴”。從17世紀始,雪頓節進行藏戲匯演,各地各流派藏戲藝術家匯聚拉薩羅布林卡表演比賽,持續數天,雪頓節逐漸演變為以藏戲和歡慶為主的節日。哲蚌寺在這一天會進行舉世矚目的盛大曬佛儀式。我早早就開始準備,要去觀賞盛況。


圖為雪頓節哲蚌寺曬大佛

  早晨六點,天還沒亮,去哲蚌寺的山路上已經人頭攢動,政府早已在幾公里外的地方截住了想要上山的汽車,將道路完全留給了浩浩蕩蕩的行人,這行人隊伍里面,也有背著相機包的我。

  運氣不好,上山的路還沒走到1/4,天空下起了小雨,而且越下越大,身上的沖鋒衣已經潤濕,我在早晨的冷空氣里凍得發抖,但看看周圍那些全身濕透的藏族群眾,他們全都熱情飽滿,沒有一絲退卻。還好走到一半時,一位可愛的藏族女孩子將她的傘與我分享,我們和她的家人一起,用了一個多小時,終于爬到山上曬佛臺的腳下,找塊石頭坐下,在雨中等待天亮、等待大佛的到來。

  雨一直下到九點,大佛終于在幾十個僧人的簇擁下被抬了出來,在號角聲中在山坡上徐徐展開……雖然沒有陽光,但佛的恩澤在那一刻照亮了在場的數萬信眾,人們掛著雨水的臉上都閃耀著激動和幸福的光輝……


圖為雪頓節的藏戲表演

  從哲蚌寺下來以后,大家通常會吃酸奶、到羅布林卡去看藏戲。

  沐浴節

  西藏的沐浴節至少有七、八百年的歷史了,它跟星象學有很大的關系。西藏人民根據日月星辰運行的規律進行推算,進一步完善了藏歷。這時人們能借助棄山星(金星)的出沒來區分春秋季節,每當7月棄山星出現時,沐浴活動揭開帷幕并逐漸進入高潮,棄山星隱沒,沐浴活動結束。

  藏族人們認為,金星出現的一周里,水特別圣潔,能清除污垢、治愈疾病。于是在這7天中,男女老少紛紛來到河溪之中沐浴并清洗衣服被褥,然后盡情嬉戲野餐。據藏族民間說法,初秋之水有甘、涼、軟、清、不臭,飲不損喉,喝不傷腹的8大優點。

  得知今年的沐浴周時,已是七天中的最后一天,我的藏族好友信誓旦旦要去拉薩河沐浴,順便帶我去看河邊的沐浴節風情。怎耐,當年的藏歷7月已是公歷9月,我們在暮色中來到河邊時,本就有些微涼季節,傍晚氣溫只有十幾度,河邊沐浴的人也只有三兩個,朋友走到河邊將手伸到河里探了探,立即就縮了回來,尷尬地對我說:“我看,我就喝點水算了吧!”

  仙女節

  仙女節就是我剛進藏工作時遇到的那個讓我心花怒放的節日,其實正式的名字是“班丹拉姆(吉祥天母)節”,通常也被視作西藏的婦女節。每年藏歷10月15日前夕,八廓街老宅里的居民們都要重新粉刷自家的房子,讓有些發黃發灰的外墻換上嶄新的白色。這一天,拉薩大昭寺的護法王尊吉祥天母“班丹拉姆”會被迎請出來,舉行隆重的例行年祭。僧眾于十四日晚上迎請天母像至釋迦牟尼佛殿,與釋迦牟尼佛對坐。十五日一早,旭日東升之際,僧眾用頭頂著天母像來到八廓街,簇擁著的信眾向天母像敬獻哈達,在一系列的降神活動之后,天母像重返大昭寺,迎坐回原來的寶座上

  看到天母像的時候,我吃了一驚,她完全不是名字傳達給人那種美麗的形象,相反,她的臉被塑得很卡通,面部黑亮扁平,眼睛巨如燈泡,圓弧型的嘴巴大張,嘴角咧到耳根,看上起甚至有點滑稽。這面相有一種說法,說天母在這一天故意要將自己化身成最難看的面孔,讓天下的女人都覺得自己美麗而開心!


圖為拉薩的班丹拉姆節

  在拉薩,過仙女節最高興的是婦女,因為今天是她們的節日。這一天,受寵的婦女們可以向身邊任何一個男性同事、朋友、同事或朋友的朋友索要一點小錢,男性朋友們是不可以拒絕的。

  我雖是外族人,但這一天,所有婦女都得到一視同仁的待遇。笑鬧著,每個男同事都給了我10塊錢。下班后,我邀上所有男同事,用他們給的錢加上自己的一點銀子,吃了一頓皆大歡喜的晚飯。

  燃燈節

  藏歷10月25日是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圓寂的日子,為了紀念這位杰出的宗教領袖,西藏和四省藏區各格魯派寺廟會舉行誦經、磕頭,燈供儀式等隆重的祭祀活動。在以前,沒到這天晚上,許多寺院和信徒家的屋頂和窗臺上都要點亮無數盞酥油燈。在佛塔周圍、殿堂屋頂,窗臺、室內佛堂、佛龕、供桌等,凡能點燈的臺階上都要點一盞酥油供燈,然后虔誠誦經,紀念宗喀巴大師。


圖為塔爾寺的燃燈節

  在拉薩,燃燈節最熱鬧的是甘丹寺和大昭寺。甘丹寺依山而建,夜幕中遠遠眺望過去,那一盞盞排成一字形或寶塔形的供燈猶如繁星閃爍,非常壯觀。大昭寺前八廓街的轉經隊伍川流不息,門前兩個大香爐中被信徒們不斷地投入桑枝,滾滾桑煙沖向夜空。

  今年藏歷10月底正好是公歷的12月底,晚上氣溫已降到零下七、八度。我穿著藏式的羊皮襖瑟縮著加入了轉經的人流中,人群一擁擠,再加上走動,還有千萬盞油燈散發出的熱量,寒意漸漸就散去了。

  據說以前人們會手持一盞燈碗前來轉經,匯成一條非常好看的游動的燈龍,但后來政府處于消防安全的考慮禁止了這一行為,于是,燈碗換成了小販手中的熒光棒和閃光的各種小玩意,但購買的人很少,因為那顯得太不倫不類了。

  在拉薩沒有看到期待中燃燈節燈火通明的盛況,但是朋友發來了宗喀巴故鄉青海湟中塔爾寺的燃燈節照片,人們在廣場上用酥油燈擺成六字真言、蓮師密咒、法輪和各種吉祥圖案……


圖為大昭寺廣場上不時能看到慶祝節日的歌舞

  燃燈節過后,這一年中重要的節日基本就都過完啦!很快,下一個藏歷新年又要來臨!

  節慶的功用,是把民俗文化、宗教傳承、民族歷史精煉為儀式、制定為普天同慶的節日,一代一代傳下去,小到一個家庭、一個民族、大到一個國家、一個世界,都需要節日。(中國西藏網 文、圖/陳丹)

(責編: 郭爽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辽宁11选5直播